今天是:

纵有疾风起,初心不言弃——周刊在派出所的7300多天

2019-09-05 11:33:18来源:  责任编辑:赵云超

摘要:   纵有疾风起,初心不言弃——周刊在派出所的7300多天

从年初到年末,你是真正度过了365天,还是仅仅把一天简单地重复了364次?

从22岁到42岁,你是真正度过了20年,还是仅仅把一年简单地重复了19遍?

关于这些问题,周刊有着自己的答案。

周刊1977年出生。22岁的他毕业后加入张店公安分局成为一名人民警察至今,一直在派出所工作。今年42岁的他,已经在派出所度过了20个春秋。从治安民警到治安副所长,再到派出所负责人,周刊用踏踏实实的脚印,见证着自己20年的磨砺和成长。

“一辈子干好这一件事,就挺好。”

周刊身材精干,话语不多,一头利落的短寸,显示着主人的杀伐决断。但是聊起天来,他给人的印象又大相径庭:语速稍慢,不时地露出温润的笑容。果敢与沉稳交织,这是20年公安工作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也是作为一名警察的魅力。

对于公安工作,周刊笑称“始于热血,久于热血”。诚然,正如他所说,他这一腔热血,支撑他义无反顾走过20年。

2005年的冬天来得有些突然,猝不及防地让周刊心里结了冰——辖区连续发生数起抢劫案。一时间,恐怖紧张的气氛在群众当中蔓延。由于嫌疑人反侦查意识很强,警方迟迟未找到突破口,案件侦查陷入僵局。周刊一边寻找线索,一边加强了巡逻,防止案件再次发生。某天半夜,他和同事邢岗在路上巡逻,发现路上三个人较为可疑,于是带回所内盘查,却没有找到任何破绽。胆大心细的周刊有些不甘心,便灵机一动,提出送三人回住处。送达后,周刊又带上人,杀了个“回马枪”,对三人的住处进行突击检查,结果发现了大量的管制刀具、雷管等物品,最终破获了前期的抢劫案,消除了群众的恐惧。事情过后,周刊也考虑过有可能出现的对自身的种种危险。但是当时的他只有一个念头——一定抓到嫌疑人。

也许有人会说,那时的他二十来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可是年至不惑,他依旧如此。

淄博王府井商业区地处市中心,人流量大,盗窃案件时有发生,时任公园派出所副所长的周刊一直对此类案件深恶痛绝。2018年6月的一个中午,大家正在单位吃午饭。这时指挥中心发来指令,称在王府井发现一名盗窃嫌疑人。周刊扔下手中的馒头就跑了出去。在抓捕时,嫌疑人扬言患有爱滋病,并手持刀片划伤自己,手上脸上到处是血,企图抗拒抓捕。见状,周刊疏散了围观群众,手持盾牌、挺身向前将犯罪嫌疑人死死地摁在了墙角。等到行动结束,他回到所里洗手时,心里才“咯噔”一下反应过来。他很清楚,一旦染上艾滋意味着什么。他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二十分钟。下班后,他一个人悄悄地去医院做了检查,确认没有感染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之前在现场,来不及多想,只有一个念头——一定抓到嫌疑人。”

台湾著名剧作家、导演李国修的父亲曾经在儿子年少时,告诫他: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算功德圆满。周刊对这句话深以为然。他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精力有限,一辈子干好这一件事,就挺好。”

他的梦想:始于热血,久于热血,终于热血。

“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压力。正因为此,我从不敢颓废。”

聊起公安工作带给自己最直观的感受,周刊坦言,压力太大。几乎每天都在接触社会的黑暗面,这是一种压力;有时不被理解,这是一种压力;有的案子努力了很久却找不到出口,这也是一种压力。相对于这些外部压力,来自自身的压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光是我,咱们民警都一样: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压力。拿我来说,是普通民警的时候,需要对自己手中的案子负责,要千方百计地破案,为受害人讨回公道。当了治安副所长以后,除了手头的案子以外,还要对整个治安组负责,还有治安组的兄弟们,要确保他们安全,因为每一个人的身后都是一个家庭,尽可能地不要让兄弟们的妻子像我老婆一样整天为自己的丈夫担惊受怕。现在成了一个派出所的负责人之后,又要考虑如何让整个所里的兄弟姊妹都充满激情地运转起来,把整个所的效能最大化。”

把持续的压力变为持续的动力,这是周刊20年来一直坚持的事情。眼下,他作为贾庄派出所的负责人,又有了新的压力——整个派出所的方方面面,他都得扛在肩上。贾庄派出所副所长牛勇说,周刊话不多,却给大家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除值班以外,他几乎每天早上第一个到单位,研究全所一天的工作计划,等人员到齐后,寥寥数语,把工作安排到位;下午下班,他几乎最后一个离开,回顾一天的工作,看看是否已经都画上了句号,确保“今日事、今日毕”。由于一直从事治安工作,他对派出所的社区、户籍业务不甚了解,为此,他甘当“小学生”,从头学起,很快做到了轻车熟路,为更好地开展工作打下基础。

在他心里,所里的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姊妹,他们的喜怒哀乐,周刊全部放在心上,无论是民警,还是协勤。工作上,他竭尽所能地为大家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让大家干着有劲;生活上,谁今天有个头疼脑热,谁近期家里出现小变故,谁心理上出现了波动......他总是不遗余力地向大家施以援手,让大家感受到温情。“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败则倾;以权相交,权失则弃;以情相交,情断则伤;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周刊把家里的重担交给了妻子,把关怀交给了所里的人。也正因为如此,所里人真真切切地感受着周刊的真心,也心甘情愿地与他并肩作战。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在面对棘手的事情,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但是我很清楚,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压力。这是我必须面对的,是我的使命。正因为此,我从不敢颓废。”

“我们结婚14年,委屈了她14年。”

周刊的妻子朱芳,也是一名警察。认识她的人都被她大气的性格吸引,觉得她大大咧咧,无忧无虑。可是周刊心里明白,在这些背后,朱芳承受了多少。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朱芳,就是周刊内心的“这块柔软”。原本一场波澜不惊的谈话,提及妻子时,气氛明显带了更多温情。“最愧疚的还是她。我们结婚14年,委屈了她14年。除了工作以外,她还要照顾家庭、老人、孩子,生活上的重担都在她一个人的肩上。孩子从小到大生病,她都是把孩子用安全带绑在后座上,一个人开车带着孩子四处求医。明明中心医院距离我原来的单位很近,但是她为了让我安心值班,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一次。”

除了操持着家里的里里外外,周刊坦言,妻子在精神上给了她莫大的支持。“在我得到一点成绩时,她会告诫我不要忘乎所以;在我心情低落时,她又为我鼓劲打气。她的身上有一种魔力,很多时候,哪怕只是想到她,我的心里就会充满了力量。就像那次抓艾滋病嫌疑人,其实当时看到伤口的时候,心里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老婆朱芳。很想给她打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又怕她察觉到什么,为我担心。”

“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他不在家。值班、执勤、出差办案......比起别人口中对对方的想念,我更担心他的安全。”自从加入警察队伍,周刊几乎一直在派出所从事治安工作,值班、出警、办案是他每天都要面对的事情。从警20年,他光出警就多达20000余起,打击处理过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乏极度危险的亡命徒。可以说,周刊经常过着在刀尖上行走的日子。这种日子,对朱芳来说,是一种煎熬。她甚至有了心理阴影。每当看到新闻报道说某地的警察在出警途中遇袭遇害,她的心总是揪到了一起。除了为素未谋面的同行叹息以外,还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自己的丈夫。

朱芳说,有一次周刊晚上巡逻,发现公园里有个人鬼鬼祟祟。当他停下车子准备盘查时,那个人却朝公园里跑了过去。周刊跳下车子开始狂追,最后终于抓住了那个人。带回所一审查,竟然是外地的一个故意伤害致他人重伤的在逃犯。

“万一那个人有同伙呢?万一他手里有刀呢?万一......”就在周刊云淡风轻地和妻子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朱芳的心里闪过无数个万一。但是,和往常一样,她再次默默地咽下了这份担心,依旧做着他最坚强的后盾。

有的人,因为成功而光芒万丈;可也有的人,因为坚持而熠熠生辉。周刊,用20年的派出所时光,把自己变成了自己曾经向往的样子,就像黄培炎说一句话所说的那样:“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事闲勿荒,事繁勿慌。有言必信,无欲则刚。”

周刊,好样的!(李露)

凡本网稿件(转载除外),版权均属淄博人民广播电台综合广播或淄博广播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想爆料?想合作?请拨打0533-6212046,或关注淄博综合广播官方微信:zbfm89。感谢您的支持参与。
0

友情链接

张店新闻网 央广网 齐鲁网 淄博市人民政府网 中华宽带网